你有勇气冲段吗?

这几年,学棋的少年较以往多了很多。虽然目前尚未有权威机构统计出一个具体的数字,但据说在围棋氛围较为浓郁的一个城市就有至少3万的学棋少年。学围棋少年之众,可见一斑。

更多:冲段少年

有的家长希望通过学围棋提高孩子的思维能力、计算能力、自我约束能力等等,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家长在孩子学棋的过程中,发现了孩子的天赋,想法开始改变,期望孩子有朝一日可以成为一名职业棋手。

有过冲段经历的人都说那是不能言说的伤,是辛苦大于快乐的历程。

冲段,没那么简单。中国每年都有定段赛,面向的人群是25周岁以下的孩子。国内的定段赛始于1988年,漫漫的27年,也只不过只有区区三四百人成功定段成为职业棋手。

而每年预留的定段人数也只有25名,男子组20名,女子组5名,竞争之惨烈不言而明。而这还是中国围棋协会2012年新做出的规定,在此之前,名额仅有20个,冲段少年的年纪也限于17周岁。所谓的年纪限制就是过了这个年龄,报考资格直接取消,冲段少年将再也没有冲段的机会。

这些孩子,需要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虽然年龄的放宽、名额的增多在一定程度减缓了少年的冲段压力,但那作用微乎其微。为什么呢?我们谁也不会因为大学扩招了几个名额就暗自庆幸,因为增加的几个名额对庞大的冲段队伍来说,杯水车薪。所以,对怀揣梦想的少年们而言,这是好事,但并不意味着更多。他们想要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仍需要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没有丝毫保留

这些孩子与同龄人不同,他们远离家乡、远离学校,专心在道场学棋,只为从业余棋手升为职业棋手。在冲段的时间里,他们每天有至少10个小时以上在下棋、复盘、做题。

如此往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么拼,只因为他们想要追逐一个看得见的未来。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学习

冲段

VS

读书还是下棋,这几乎是所有冲段少年在这段旅程开始之前就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如果志在成为职业棋手,放弃文化课几乎是必然需要付出的代价。这样带有赌博性质的抉择,也是无奈之举。

放弃文化课冲段成功了还好,可以通过比赛赢取奖金,外出讲学也会有相对不错的待遇。但不成功的话,可能会就此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也鲜有机会再冲击更高的目标,生活可能成了最需要分心的事情。当然,有一小部分冲段失败的人仍有机会通过特招等方式进入大学进行深造,可是这样的名额相对于冲段少年军团来说,太少了。

冲段,看起来更像是一场豪赌,赌的不仅是自己的命运,还有家庭的未来。或许每一个学棋的少年都憧憬过自己成为世界冠军的那个画面,想象过涅槃后的辉煌。然而,谁又曾真的想过,如果那座独木桥最终没有挤过去,少年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付出

压力

VS

一个陪读家庭平均每月房租、学费、生活费、小课费、外出比赛对局费等,一年下来费用需要一二十万。国内从业余到冲段成功,差不多需要5年的时间,那总花费在100万元左右

一般的家庭,恐怕都难以承受这么大的经济压力。为了孩子冲段,卖房子、换工作等也屡见不鲜,整个家庭为此不堪重负。这些压力,不仅让家长左右为难,也影响了孩子的心理健康。

N

E

W

S

何去何从?

你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为了一个目标,一生的理想,拼尽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仍没能成功。在失败的那个瞬间,觉得天昏地暗,前途暗淡。恨不得这些事情从来就没有开始过。恨不得把时钟调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重新来过。有太多的不甘心,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既回不去,也走不出来。大概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人生困境吧,没有鲜花,没有掌声。

有的时候,失败只是欠缺了一点点运气,仅此而已

周国平说,“忘掉你曾经拥有的一切,忘掉你所遭受的损失,就当你是赤裸裸的刚来到这个世界,你对自己说:‘让我从头开始吧!’你不是坐在废墟上哭泣,而是拍拍屁股,朝前走去,来到一块空地,动手重建。你甚至不是重建那失去的东西,因为那样你还惦记着你的损失,你仍然把你的心留在了废墟上。你要带着你的心一起朝前走,你虽破产却仍是一个创业者,你虽失恋却仍是一个初恋者,真正把你此刻孑然一身所站立的地方当作了你人生的起点。”

失败也是人生的一种馈赠,要有直面失败的勇气。把脸转过去,抹去心底那点伤痛,去看看另外一番天空,也依然有鸟语花香,也依然有晴空万里

作者:

喜欢围棋和编程。

 
发布于 分类 编程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