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太低估了欧洲防控疫情的能力,也别太高估了欧洲对中国的善意

纵观西方媒体和社交圈可以发现,欧洲并不像中国众多自媒体和部分老百姓认为的那样有多么感恩中国,或者多么迫切的需要中国。中国人对欧洲的认知受到国内媒体对某些事件聚焦报道的影响,比如意大利米兰响起中国国歌,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泪诉和亲吻中国国旗等。

另外,中国提供的援助也有限,还是要靠欧洲人自己。西欧大国的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也比很多中国老百姓想象的要好得多,发达国家并不是那么不堪和羸弱,它们应对疫情也讲科学方式,不过,欧洲人的自由观念成了执行力偏弱的主要原因,这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欧洲人至今认为中国在疫情初期企图掩盖事实造成不可承受的厄难,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不会看到中国为世界争取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并提供了诸多有效的防控方案(这与它们主流媒体报道内容的选择有关)。他们也不完全认同中国的防疫措施,例如封城,全民戴口罩,勒令居家等。这是思想观念的差异和意识形态对立,根深蒂固,即便他们也开始采取某些中国方式,仍然不会承认是向中国学习的,比如封城与方舱医院。

随着形势越来越糟糕,绝大多数欧洲人会更容易迁怒于中国,甚至被特朗普带入种族主义,民族仇恨甚至文明冲突的方向。

不要太寄希望于欧洲会感恩中国,或者和中国更加亲近。国际道义与站队取决于两点:意识形态与国家实力,仅此而已。

作者:

喜欢围棋和编程。

 
发布于 分类 百科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