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冠状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刊登评论,指出目前美国民意分化,必须有一个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当下在规模上和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困难,因此维持公众的信任对于社会团结、社群关系和国际和平稳定是至关重要的。

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基辛格说,“事实是,世界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将永远改变,现在争论已经过去的事,只会让必须做的事情更加困难。”基辛格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政府的“最终测试”将是,联邦政府将如何阻止病毒传播并消灭病毒,同时能够让美国公众保持对于自身治理的信心。

他指出,美国当前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上有义务在三个领域作出努力:

首先,增强全球对于传染性疾病的适应能力。 此前包括根除天花、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等技术成就使得人们陷入自满情绪。我们需要开发新技术和科技控制传染,研发相应的疫苗。各级政府也应该随时准备,通过储备及科技前沿技术保护人民。

其次,要努力治愈经济受到的创伤。 他说当前新冠肺炎对经济影响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加复杂。为阻止病毒传播的一系列举措都会伤害到经济发函。另外,任何经济刺激计划应该减轻疫情对弱势群体的影响。

最后,要维护当前自由流动的世界秩序。 他表示,由于疫情暴发,各国开始重新回到最初的“城邦国家”,由城墙包围起来不受外界侵害。基辛格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在当下这个世界繁荣取决于全球贸易、人员流动的时代,“城邦国家”的城墙正在悄然复兴。

他呼吁当前,在国内政治和国际外交中,各方都必须克制,将控制疫情置于首要位置。 

在全文的最后,基辛格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在于,要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而失败可能会让世界万劫不复。”

完整译文如下:

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怪诞气氛,让我回想起二战期间,我作为第84步兵师的一名年轻人参加“突出部之战”时的感受,现在,就像1944年末一样,能感觉到危险正在萌发。这种危险不针对特定的人,却可以造成大面积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和当年又大有不同。当年,美国人强大的内心源于国家层面的终极目标,而现在,在这个分崩离析的国家,我们需要一个高效且能高瞻远瞩的政府,跨过这个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深渊。

在这个紧要关头,保持公众对政府的信任是维护社会齐心,维系彼此社会关系,和维持国际社会和平稳定的关键。

在各个国家,繁荣和稳定的基础都是源自于对制度的信任,相信它能预见到灾难的发生,消除灾难的影响并能重塑社会的稳定。

等到新冠疫情结束的那一天,很多国家的制度将被判定为失败。这个判定是否客观公正并不重要,经历过这场疫情之后,世界将回不到从前的模样。

现在为了过往争论不休,只会让我们该做的事变得更难。

新冠病毒对人类攻击的规模和烈度前所未有。病毒传播得太快,美国的感染人数每五天就翻一番。没有解药,医疗用品的供应已经不能应付病患狂潮,重症监护室濒临崩溃的边缘,对病毒的检测不足以确定感染的范围,更别说阻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了。而有效的疫苗,可能要等上12到18个月。

为了避免大难临头,美国政府已经做了很多扎实的工作。然而终极的考验将是能否阻断病毒的传播,然后想方设法重塑公众对于美国人能自己管好自己的信心。

不管危机有多么强大,我们决不能把一个紧迫的任务排除在外,那就是在后新冠病毒秩序中推行平行计划。

各国领导人们正在国家的层面上在处理这场危机,但是病毒对社会的侵蚀是没有国界的。虽然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有可能是暂时性的,但是它已经释放出来的政治和经济剧变,将持续影响几代人。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纯粹依靠自己的努力战胜病毒,独善其身,美国更是如此。归根结底,处理燃眉之急必须和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同步进行。如果不能“两手抓”,我们将面对最糟糕的后果。

有了马歇尔计划和曼哈顿项目的前车之鉴,美国有义务在以下三个领域作出巨大努力。

首先,要加强全球对传染病的应对能力。

美国曾经在脊髓灰质炎疫苗,根除天花或是借助人工智能进行诊断等医学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些也让我们骄傲自满。

现在,我们需要开发一种新的技术来控制病毒感染,并让疫苗能和巨大的人口数量相匹配。各个城市,各州和各个地区都通过大量物资储备,协调规划和对科学前沿的探索,持续不断地为抗击流行病,保护人民健康做准备。

第二,要努力为世界经济疗伤。

全球的领导人们已经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吸取了重要教训。当前的金融危机更为复杂,新冠病毒引发的经济收缩,无论是它的速度还是全球规模,都是史上头一遭。

保持社交距离,关闭学校和商业等等公共卫生措施还会让经济雪上加霜。为了消减迫在眉睫的混乱给全球最脆弱的民众们带来的影响,我们必须做点事儿。

第三,维护自由世界秩序原则。

现代政府起源于一座有围墙的城池,这座城池被强大的统治者保护着。统治者有时专横,有时仁慈,但总是强大到足以保护他的臣民们免受外敌的伤害。

之后启蒙思想家修订了概念,他们认为国家需要满足人民的基本需求:比如安全、秩序、经济福祉和正义。没有一个人能凭借一己之力获取这些东西。而在今天全球贸易和人员往来带来繁荣的时代,新冠病毒大流行让时空错乱,有围墙的城池又复兴起来。

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需要捍卫和保持西方启蒙主义的价值观。如果用政治合法性平衡权力的观念,在全球范围内后撤,将导致社会契约在国内和国际解体。

虽然这个关于政治合法性和权力的永久性难题,不太可能和战胜这场瘟疫同时解决,但是各方都需要在内政和外交两方面保持克制,知道什么事情需要优先。

我们曾经从二战走向了一个欣欣向荣、和人类尊严日益得到保护的世界。

现在,我们正生活在开创新纪元的时代。领导人面对的历史性挑战是如何在应对危机的同时构建未来。

如果挑战失败,将带给全世界无尽的灾难。

作者 | 基辛格

(美国前国务卿、外交家、思想家)

英文来源 | 华尔街日报

译文来源 | 经济学教授

作者:

喜欢围棋和编程。

 
发布于 分类 百科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